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测试程序 > 其他 > 麻衣相师 > 第348章 酸梅敬粮

麻衣相师 第348章 酸梅敬粮

作者:桃花渡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19-10-22 19:38:49 来源:笔趣岛

程星河顿时来了兴趣:“怎么,这是桂花树修仙成功了?”

儿媳妇连忙摇头,说不是,这个桂花庙,供的是桂花娘娘——桂花娘娘宅心仁厚,是治病救灾的神仙。

传说之中,有一年八月十四这天夜里,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往当地族长这登门拜访,让族长动员全村的人,做三件事,第一,家家户户都从地里割一把菖蒲挂在门上,第二,给她一把杀过许多活牛的刀,第三,十五这天,不要出门。

族长觉得这个要求匪夷所思,不过他看见这个女人不像是普通人,鬼使神差的也就答应了。

等到了那天,家家户户挂上了菖蒲,就躲在了门后,就看见了那个女人站在了村口,接着,远远的,对面来了一团黑压压的东西。

人们看清了那些东西是什么,顿时都给傻眼了——那是一群青牛!

当时就有一些人不乐意了,说这女的不让咱们出去,是不是想独吞了这些牛啊?

有几个贪心的,就想出去分一杯羹,偷偷的抓了几个牛进家。

结果那几个人一把牛拉进家里,才傻了眼,他们看清楚,那些牛的头上,都只有一根独角。

当地人传说,一只角的牛,那都是邪物变的!

而那些牛直接往人身上一撞,就消失了。

其他那些牛冲进了村子,想顶开门进屋,可见到了家家户户挂着的菖蒲,根本就进不去,而那个美貌的女人举起了杀牛刀,把那些独角的牛砍的哀叫连连,冲出了村子。

那个女人赶走了牛之后,村民刚要道谢,却发现那个女人也消失不见了。

村里人正议论纷纷呢,外乡回来的游子就来报信儿,说隔壁镇子发生了瘟疫,疫情一路从北边蔓延过来,按理说会让咱们这村子也遭殃。

可村子里,除了那几个贪心抓牛的高烧高热,浑身红疹,大部分都没有得瘟疫。

这些人才知道,那个女人不是凡人。

大家顿时对那个女人感恩戴德,想着谢谢那个女人,可那个女人已经消失不见,上哪儿也找不到,这个时候,族长就想起来了,说那个女人鬓边,插着一枝鹅黄色的桂花。

那正是桂花飘香的季节。

于是本地人就跟那个女人叫桂花娘娘,在本地给她立了一个桂花庙,这么多年来,香火也都挺鼎盛的,而且自从立了这个庙,本地一次瘟疫都没发生过。

这个季节碰巧又是桂花末尾的季节,桂花庙里也种了很多的桂花树,满院子飘香,程星河闻的直流口水,叨叨着办完事情怎么也得吃个桂花宴。

进了庙里烧了香,我们就看见神位上确实是个美女的神像,端丽非常。

而儿媳妇就给我指点:“师父你看,那不就是长角的东西吗?”

顺着儿媳妇指点的位置一看,跟我猜的一样,那里是有一些塑像。

塑像是供桂花娘娘驱使的各种瘟鬼,头上都长着独角。

程星河也看见了:“哎呀卧槽,罗胖子感情是把这里的瘟鬼给得罪了,难怪得了那种毛病呢。”

我也看清楚了,缠绕在罗胖子家里的神气,跟这个桂花庙里的,一模一样。

根源是找到了,我就问儿媳妇:“那你公爹是怎么得罪这个瘟鬼的?”

程星河跟着插嘴:“那么爱贪小便宜,该不会是偷过人家桂花庙的东西吧?你们为了点蝇头小利,真是啥事儿都干的出来。”

得罪鬼神,报应自然小不了。

谁知道儿媳妇莫名其妙的摇摇头:“没得罪过啊!我公爹怕上这里来要花香火钱,一次都没来过!”

我一愣,这就怪了,那他为什么会被瘟鬼戳一身大臭泡?

儿媳妇怕我们不信,指着门口的庙祝,说他跟公爹是老相识,不信问问他。

一问之下,庙祝连连摇头:“就那个一毛不拔的东西?我也劝他跟桂花娘娘上个香,保平安,他就是不听,一次也不来,这下傻了吧?都是报应。”

没听说过不拜庙就被神仙嗔怪的,神仙能吃上香火,就不可能这么小心眼儿。

我就回头看着这个桂花庙,越来越纳闷了——眼瞅着到这里线索又断了。

程星河一只手拍在了我肩膀上,低声说道:“哎,七星,你我有个主意,你听不听?”

我来了兴趣:“说。”

程星河得意的说道:“你去买点乌梅,黑梅,白梅,青梅,越酸越好。”

我皱了眉头:“你怀孕了?”

我也是有点懂的,酸儿辣女,这还得是个胖小子。

程星河给我脑袋上来了一下子:“让你准备你就准备,再有金银纸一叠子,贡香一把。”

一听金银纸和贡香,我才知道他要干啥。

他又跟我往拔哑巴兰那挤挤眼:“现成的阴阳人,不用白不用。”

等照办弄好了,我们就在桂花庙后面供了梅子烧了纸,果然,不长时间,一阵小旋风试试探探的就出现了。

这叫敬粮招魂。

一些孤魂野鬼死后被人遗忘,吃不上香火常年挨饿,有时候逼得不已,就会撞在夜归人身上,讹诈一些吃的花的。

所谓敬粮,就是供奉的时候不说名字,本地的孤魂野鬼都可以来吃,作为交换,它吃了你的敬粮,你也可以问他几个问题。

这个小旋风,就是来吃敬粮的死人,眼瞅着,胆子好像不怎么大。

哑巴兰还在那观察酸梅为啥这么多品种呢,被程星河一把推到了旋风上。

哑巴兰一个踉跄,重新站起来身来,看着我们的眼神就不一样了——他虽然平时也是女人装扮,可算是那种英姿飒爽的类型,现在,扭扭捏捏羞答答的,走起路来风摆杨柳,甚至还翘起来了两根兰花指:“大爷,什么事儿问奴?”

说话是这么说,他眼看着盘子里的各色酸梅,喉结一滚一滚的,像是快流口水了。

程星河摆了摆手:“吃吧。”

哑巴兰一听,扑过去,狼吞虎咽的就吃了起来,看的我两腮直冒酸水。

我这才知道,原来死去的女人好吃酸,所以酸梅对一些死去的女人,有致命的吸引力,相比于男性死者,女性死者的消息来源是更灵通的。

程星河得意的跟我歪了歪头,示意我开口,我咳嗽了一声,就问罗胖子的事儿。

“哑巴兰”一边吃酸梅,一边皱起了眉头:“哪个罗胖子?这附近的神灵,可就数桂花娘娘最宽仁温厚了,还有这事儿?”

我立马看向了程星河,别是白玩儿一场吧?

程星河也有些尴尬:“就是……就是得罪了桂花娘娘,被桂花娘娘的瘟鬼戳了的那个!”

“哑巴兰”听了这个,忽然恍然大悟:“难怪呢,原来是那个死胖子!要说那个死胖子,奴就知道了,哎呀,那个死胖子,可把桂花娘娘给害惨了!这种惩罚,依奴看,还是太轻了矣。”

我顿时来了精神,让她细说。

“哑巴兰”叹了口气:“大爷只管去问那个罗胖子自己就好了,问问他,油里掺了什么爱物?”

油……啊,对了,儿媳妇提起过,说罗胖子弄到过一个榨油机。

不过,油跟桂花娘娘什么关系?

还没等我问,“哑巴兰”接着就喋喋不休的说道:“为了那点事儿,桂花娘娘可是元气大伤,这下子,本地可是要闹大乱子了……不光是那个罗胖子,全城的人,都要跟着那个罗胖子倒霉咯!”

说着,她又嘻嘻的笑了起来:“不知道,有没有大爷们这样好看的郎君,下来给奴做伴儿……”

我和程星河对看了一眼,什么意思,这个城里,要闹灾?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